您好!欢迎访问内蒙古皇辰泰装饰有限公司网站!
在线留言 在线留言
询盘 您暂无未读询盘信息!
厂家直销热线: 15335575632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行业资讯

每年全国各地成千上万“候鸟”奔赴海南从事南繁育种

所属分类:行业资讯    发布时间:2019-08-28   作者:admin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“秋来春去‘候鸟’飞,晨出晚归农田里。今日繁种在南国,明天花开神州地。”这是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..汪若海的一首绝句,成为中华大地南繁人跨省到海南推进育制种工作的生动写照。

60年来,每年秋冬季,一代代南繁人挥别家人,长途跋涉前往海南,用他们的心血和汗水,演绎着“中国种业”的精彩和传奇。

在南繁热土上,他们育出了优良的水稻、玉米、小麦、棉花等品种,并在多个省份推广种植,使中国人告别了食不果腹、衣不蔽体的岁月。

今天,秉承南繁精神的南繁人,正着力建设“南繁硅谷”,向着更高起点奋进。

缘起:相约海南,从一粒玉米种子开始

8月的南繁基地,一眼望去,田地按省份划分成若干畦,有的品种在抽穗,有的已鼓满米粒……这里是生机盎然的田野,也是全国各地农业..同台竞技、合作、交流的平台。

抚今追昔,南繁基地经历了一个由小到大、逐渐南移的过程。

20世纪50年代初,我国农业教育家、作物育种学家吴绍骙对苏联科学家李森科的“环境决定遗传的外因论”进行质疑,大胆提出异地培育的假说:北方的玉米种子到南方可以正常生长;南方培育的玉米种子到北方也能正常生长。

为了证实这一假说,吴绍骙团队与广西、河南省农业部门合作,于1956年立项,在南方进行玉米种子的选育试验。通过实证研究,证实在海南进行玉米育种是可行的。

从此,全国各省份农业科研单位纷纷赴琼,从单一的玉米育种,慢慢扩大到高梁、水稻、棉花、小麦、甘薯、麻类、瓜果、蔬菜等作物品种。

经历:一路南下“不畏艰险不怕难烦”

当年的海南欠发达、交通不便,对于远赴海南育种的科研人员而言,要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。

1959年起,连续三年,中国棉花研究所原所长汪若海都是从河南出发到海南,当时乘坐的是浓烟滚滚的蒸汽机火车,经过7天7夜的行程才到达海口,又换乘破旧的两轮牛车才能到达南繁基地。此后南繁岁月,正值三年灾害时期,粮食严重短缺,他经常以野菜充饥。

20世纪70年代,玉米育种..吴景锋从湛江出发去三亚,一路上汽车停停走走。“饭店里吃的品种单一,只有炒粉、包子、粉汤,我是北方人,刚开始根本吃不习惯。”他回忆道,错过此家就别无分店,只有强迫自己吃下一点食物,但一会儿肚子又闹“空城计”。

20世纪90年代,条件仍未改善,玉米育种..万廷文及其团队,坐着班车在沙石公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,下车后又气喘吁吁地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,才到达位于海南一个偏远山村的南繁基地。大家饿得走不动了,看到村口一座破房子门口的土灶上有一口大锅,旁边的水缸里有水。于是,就生火在大锅里煮了随身带的方便面吃。正吃着,没想到跑来了一群猪对着他们叫。村民捂嘴笑问:“你们把猪槽当饭锅用了?”劳累不已的万廷文等科研人员却笑不出声来。

对于早期南繁的艰辛,一代代南繁人并没有退缩,因为他们有着“不畏艰险不怕难烦”的南繁精神。

荣光:十八国..起立,南繁人赢得尊敬

今年4月11日,在第三届中国(三亚)国际水稻论坛暨首届国际稻米博览会开幕式上,担任本届论坛主席的中国工程院院士、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,.先迈上主席台分享科研成果,多次赢得雷鸣般的掌声。

当袁隆平作完报告离场休息时,与会的18个国家的700多名农业..和企业界人士,全场起立鼓掌目送,表达对这位创造过世界水稻产量.高纪录的科学家的敬重。正是袁隆平及其团队的不懈钻研,从1976年以后的30多年里,推广种植的杂交水稻在全国累计增产4000亿公斤。

这样的敬重和礼赞,不仅仅是献给袁隆平一个人的,而是对一代代南繁人,对南繁丰硕成果和国际地位的充分肯定。

包括袁隆平在内的一大批中国种业..努力攻关、创造高产,让中国人告别了饥荒,经济社会长期繁荣稳定。

南繁育种,除了粮油品种,还有棉麻等品种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有超过19950个农作物新品种通过南繁获得,占全国育成新品种的70%。尤其是近10年来,在全国主要作物中,国家审定的品种有1345个出自南繁,占全国总数的86%;省级审定的12599个品种,育自南繁的占91%。

海南省南繁管理局统计的这组数据的背后,是南繁人接力参与育制种科研工作的默默付出与无私奉献。

60年来,全国各地来海南从事南繁的人次累计超过50万人次,其中包括多位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工程院院士,以及一大批农业..和农业工作者。诸如,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、“矮秆水稻之父”黄耀祥、北方杂交粳稻奠基人杨振玉、“西北瓜王”吴明珠、“玉米大王”李登海等,周开达、谢华安、颜龙安、戴景瑞、陈景福等院士,都在南繁度过了艰苦并充实着的岁月。

格局:国外伸出橄榄枝,南繁人融入全球种业

“希望通过与中国研究机构合作,进一步改善种植技术,提高当地水稻产量。”这是发自老挝农林部副部长尚达·蒂帕沃·恩芬赫的邀请,他向中国南繁人伸出了“橄榄枝”。

在确保国内种植业有充裕优良品种的同时,南繁人迈出了“走出去”的步伐。

据海南省南繁管理局统计,“走出去”的南繁种业,推动我国与146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杂交水稻、玉米、蔬菜等作物种子的贸易关系,年出口总额超过3亿美元,其中年出口杂交水稻种子约4.7万吨,占种子出口量的95%。

为了给南繁人搭建宽广平台,海南省整体布局,在三亚、陵水、乐东划定了南繁科研育种保护区26.8万亩,基本完成南繁科研育种新核心区土地流转任务,有18个省份完成签约;推动南繁公共实验室、生物育种专区等六大重点项目建设,总规划投资58.4亿元。

未来已来,南繁人站在新的起点上。

今年3月1日,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喻树迅主持的中国“南繁硅谷”建设模式研究咨询项目启动仪式暨研讨会,明确了“南繁硅谷”的发展取向:打造全球创业中心、产业集聚发展中心、科技交流与贸易中心,高起点建设国家生物育种实验室。这让新一代南繁追梦人更具有大有可为的广阔发展空间。

(责编:蒋成柳、陈海燕)

来源:人民网